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我愿意为你

  发布时间:2020-02-09 11:56:30



    每逢年假病几天,是我2008年调往小赵庄女子法庭后养成的习惯。那个时候,我是第一次当庭长,更是第一次独自带着五名女同志驻守城乡结合部的派出法庭,这里,既没有法院大楼具有的震慑力,也没有村里的法庭洋溢着的纯朴民风,早起开开门就男男女女争吵厮打到下班,这样的日常,谁有胆量敢不舒服,所以年假时间之外的我,就是一个结实的如同秤砣一样的女汉子,任尔东西南北风。

    2019年,我年满五十周岁了,许是自然规律吧,心劲儿再大,身体却不给力,一年中隔三差五地病了几回,没想到,春节长假第一天,居然打破了惯例,丝毫无恙,令我差点感激涕零。

    大年初一上午,得知武汉疫情发展形势严峻,公公婆婆、爸爸妈妈分别取消了当晚的和第二天中午的家庭聚会,我也就开始了最为轻松地躺假模式。人啊,最容易大意失荆州,初二上午睡到自然醒,只穿了一件睡衣就嘚嘚瑟瑟地去洗漱,抬手去拿牙刷,没觉咋样,腰已经扭伤了。这回真是躺住了,因为躺下起不来,起来躺下得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疼到心都缩缩着。果然,大夫的预言成真了,十一月中旬的那次扭伤,我因为有庭审任务不能请假休养,她说:“要是不好好养,可能很容易反复啊。”

    躺到破五,感觉轻松好多,都可以包饺子了,于是初六的值班欣然前往。到了单位,想起来自己躺下起不来,在家里可以慢慢出溜到地垫上,在单位往哪出溜?于是,或坐或站坚持到晚上10点半,想想应该没有什么必须快速下楼的事情了,终于可以安心躺下了,一躺下立马知道了,扭伤的不适加重了。

    想到初十、十一联排的四个庭,一点都不敢大意地躺过了初七躺初八,初八下午接到单位电话,说初九有入户任务,问我能完成吗。我虽然犹豫着,可是自觉“腰扭伤了”这个问题在此时和疫情的严峻程度相比,应当自动忽略,所以我回答,保证完成。

    初九下午一点二十离开家到单位集合,考虑到身体情况,我负责的是一片老旧平房。这片老旧平房,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可是真正开始入户才发现,它其实蕴含丰富。修葺的整齐干净的住户可能就是自家的空置房;斑驳的门庭后,也许蜗居着群租的外地客。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和我同组的小杰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挨家挨户地敲着门,一丝不苟地按规定张贴着入户单。这个小区构建非常紧凑,小胡同迂回曲折,你敲东家的门西家的狗子可能叫的更欢,你问张家的情况,李家就能隔着后窗户给予佐证说明。敲啊问啊,一个老兄弟先出来说:“我们这里都是本地人!”再敲啊问啊,老兄弟的媳妇出来喊:“这里的房子好多闲置的,你们别敲了!”等敲到这个环形胡同的最后一家时,老兄弟的妈妈终于忍不住也走出来说:“哎呦,可闹腾欢了呀!”老人家身后,一个小孩好奇地探出了头。

    我们微笑着回应着他们,怎么会不理解他们的心情呢?可是,我们却不能存一丝一毫的敷衍与侥幸的心理,正是看到了他们一家的安稳,我们更要排除他们身边可能暗藏的危险,生怕因为自己少走一步路、少敲一个门、少问一句话而无法守护他们本应长长久久的幸福。

    晚上七点,与嗓子已经嘶哑的入户负责人做完交接,瞬间感觉举步维艰,进大院时,小区南门已经落锁,我又蹭回北门,等上了楼,腰也疼,胃里翻腾着还想吐,自己嘀咕了半天,想起来,谁一下午不喝水又带着口罩说了那么多的话,也得有些许不适吧,不禁莞尔。

    鸡毛蒜皮的寻常日子里,说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是不可能有深刻的感受的,这场突发的新冠疫情防控阻击战却把每个人都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尊重别人就是尊重我们自己、对别人负责就是对我们自己负责、爱惜别人就是爱惜我们自己”已经作为一种清晰的理念根植在大家的心里。

    立春了,大自然开始焕发自己的勃勃生机,我们大家一定能够依靠彼此的奉献而共克时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