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审判管理 -> 调研成果

以H省C市X区法院为参考

法官员额制背景下法官助理的进阶之路

  发布时间:2017-06-20 09:42:00


    法官员额制背景下法官助理的进阶之路

    ——以H省C市X区法院为参考

    随着司法改革的逐步深入,“法官助理”这个在《人民法院组织法》、《法官法》中都没有出现的名词,逐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实行法官助理制度,必须综合法院的审级、编制、人员、案件繁简程度等情况,探索出科学、合理、行之有效的配套机制。

    一、法官助理制度的沿革和现状

    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1999-2003)》中提出“对法官配备法官助理和取消助理审判员工作进行试点”,首次提出了展开法官助理的试点,正式拉开了中国法官助理制度改革的帷幕。随着2000 年初,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率先配备法官助理,法官助理制度正式落地。2004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在部分地方人民法院开展法官助理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正式确定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等18个法院试行法官助理制度。随后出台《关于在西部地区部分基层人民法院开展法官助理制度试点、缓解法官短缺问题的意见》在西部12省(自治区、直辖市)800余个基层人民法院试行法官助理制度。

    2014年月7月,根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和《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上海市作为首个试点,正式“破冰”司法体制,以期为各地司法提供可借鉴、复制的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关于司法人员分类的管理机制。目前,法官助理作为司法辅助人员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的改革试点在全国各地都在开展。经过初期的先行先试,法官助理的配套管理制度正在逐步在发展。

    二、法官助理制度施行初期的困局

    (一)案多人少矛盾加剧

    近年来,随着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人们思想观念日益更新活跃,利益诉求多样化,价值观念多元化,社会矛盾纠纷多发化。加之,诉讼门槛降低、民事案件级别管辖的调整,使大量的纠纷下放到基层法院就地化解,导致基层一线法官办案量极大。以H省C市X区人民法院为例,实有中央政法编制人员61人,(因2016年招录的4名公务员未正式报到,此数据不将其包含在内,下同)。具有审判资格人员30人。

    表:2013—2015年X区法院收结案情况

    近年来,X区法院的受案数量呈大幅度增长的趋势,虽然审判人员以中青年为主力,但是院领导和庭长占63%,而10名一线办案人员都是2012年之后陆续招录进院的公务员,虽然法律功底深厚,但缺乏一定的庭审驾驭能力、调解技巧,社会阅历较浅,对本地风俗民情不太了解,仍需要老法官传帮带接。

    2016年8月,X区所在省停止审批“助理审判员”,意味着切断了“书记员-助理审判员-法官”的进阶之路,而法官助理不能行使审判权,即使在司改过渡期,未入员额的法官仍有权限办案,但是面对基层案件逐年激增,和办案法官数量的进一步被压缩,司改初期,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会更加凸显。

    (二)缺少法官助理绩效考核机制

    在审判业务中,法官无疑是居于核心地位。但是面对日益庞大的案件量,员额制法官的负担会进一步加重,过去审案是“审判员+书记员”的模式,司改后将成为“员额制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模式,法官助理居于承上启下的地位,一方面需要较好的法律修养,另一方面需要丰富的社会经验和交流能力。在审判人员减少的同时,法官助理对法官工作量的分担成为了影响案件处理是否高效、有序的关键性因素。

    有别于英美法系的法官助理是从属于法官的司法辅助人员,不具有公务员身份,只对法官个人负责的体制。我国法官助理的选任主要来源渠道是由现有助理审判员和取得初任法官考试资格的审判工作人员转任,例如海南省高院、珠海市中院。 都是具有公务员身份,甚至之前还是审判员。如何解决好落选后旧有审判人员摆资历、助而不理,新任法官助理审判业务能力欠缺,员额制法官审案“大撒把”等问题,发挥“法官助理+法官”模式“1+1>2”,成为管理工作的一大难点。

    司法改革初期,在审判实务中会出现法官助理能力不足,遇到工作推诿扯皮,法官需举步维艰的情况;有的法官助理只是根据法官的指示完成法官交待的工作,消极参与诉讼程序,造成了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仍由法官亲力亲为的情况;还有的法官助理资历老,拿着过去审判员的架子,简单的活不爱干、复杂的活不愿干,再加上法官碍于情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造成审判业务中的三人协作事实上回归到过去的“法官+书记员”两人办案模式,司法效率不升反降的情况。这主要是由于在缺乏统一的绩效考核标准,法官和法院对法官助理的履职情况难以确定评价标准,因此,法官助理对于自己在整个审判活动中的定位和作用很难认清,就不能各司其职。

    三、法官助理的价值定位

    (一)法官梯队建设后备军

    基层法院初选法官的主要来源,是法官助理。那么,法官助理这个群体的主要价值定位是什么呢?这就必须要明确区分法官助理与原有的的书记员和助理审判员的身份定位,从中找到属于法官助理这个群体的核心价值定位。

    法官助理的工作内容与书记员的工作内容存在交叉混同,但是书记员没有自己的独立地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领地”,完全是在法官的指导下从事审判事物性工作,与之相对应,法官助理更接近审判核心工作,属于法官的后备军。助理审判员则是由各级人民法院按照需要任免的协助审判员进行工作的人员,可以代行审判员职务,享有和法官一样的权力与义务,可以说助理审判员本身就是法官。法官助理则被取消了“裁判权”,则以法官智囊的角色协助法官完成案件的审理工作,是法官后备力量的法官助手。

    由此可见,法官助理的核心价值在于员额制法官预备和养成,是为员额制法官群体源源不断的输送新鲜血液。从长远角度看,司法改革的根能否扎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官助理制度是否成熟,能否为储备法官人才,否则员额制法官制度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二)法官审判工作的好帮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法官队伍职业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法官助理是从事审判业务的辅助人员。上海司改开启后,各地在进行司法改革时,均结合该意见明确司法助理的具体职能定位。

    法官助理具体工作内容包括:

    ①审查诉讼材料,归纳、整理诉讼争点;

    ②审查梳理程序性事项;

    ③组织庭前证据交换,协助召开庭前会议;

    ④审查案件是否需指定辩护人或指定代理人;

    ⑤代表法官主持庭前调解、刑事和解;

    ⑥依法调查、收集、核对有关证据;

    ⑦办理财产保全、委托鉴定、评估、审计等事务;

    ⑧处理涉案来电来信来访,协助判后答疑;

    ⑨记录案件评议并制作笔录;

    ⑩草拟裁判文书和审理报告;

    ⑪ 对上网公开的裁判文书进行必要技术处理;

    ⑫在法官指导下总结审判经验等。

    有别与书记员的工作职责,法官助理在协助法官助理一些事物性工作的同时,更主要的工作职责侧重于与实体审理与裁判密切相关的程序和法律问题, 这也是建立法官助理制度的价值定位所决定的。另外优秀的法官助理不仅可以减轻法官的工作量,令法官专注于裁判核心业务,更是能够给出自己合理化建议,使审判工作有序进行。

    四、法官助理的进阶之路

    (一)逐级晋升机制

    “如果根本不知道道路会导向何方,我们就不可能智慧地选择路径。”   司改初期,法官助理们不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多半会彷徨不定,是默默的坚守还是选择离开?

    建立完整的法官助理晋升机制给出了法官助理们明确的答案。应按照法律工作经验、任职工作年限和业务考核等标准,科学设置法官助理的等级制度逐级晋升,初定为初级、中级、高级三级法官助理,职业法官缺额时可通过一定程序从高级法官助理中选任。

    以三级法官助理工作的侧重点也应有所不同。初级法官助理人员以法院新招录人员为主,审判经验、和当事人沟通交流经验较为欠缺,处于学习和积累的阶段,适合做一些审判幕后的事务性工作,如:审判案卷的整理、查询相关法律资料或案例、依法调查、收集、核对有关证据;送达法律文书,办理财产保全、委托鉴定、评估、审计等事务等。

    晋升到中级法官助理就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可以处理一些审查诉讼材料,归纳、整理诉讼争点;审查梳理程序性事项;执行保全或者调解工作,处理涉案来电来信来访,协助判后答疑;加强了法律助理进行交流、沟通、调解的能力,实际上承担了传统法官制度下法官的大量工作,以便于为高级法官助理的工作甚至是法官的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高级法官助理是法官的直接助手,主要是对涉及司法裁判问题为法官提供直接的帮助,要接触案件的全过程,建立法官的审理案件的思维方式,可以指导初、中级法官助理处理一些工作,为将来成为员额制法官后独立审理案件做准备。

    其主要职责是:代表法官主持庭前调解、刑事和解;草拟裁判文书和审理报告。可以预见的是高级法官助理将是各位员额制法官争抢的优秀人才。

    (二)业绩评价机制

    “每个要入员额的法官都必须签订岗位职责承诺,不能胜任者要退出员额,形成竞争淘汰机制,入额不是终身保障” 闵行区人民法院院长黄祥青说。  以办案业绩、职业操守等方面为考核内容,员额制法官实行能者上、庸者下的考核制度。有退出员额的法官,自然就必须有人顶上去,而基层法院初选法官的主要来源就是法官助理。

    目前各试点法院遴选员额制法官分为三个环节,审判能力考试、业绩考评和业绩考核。在通过考试的基础上,考核人员的办案业绩、工作评查等方面,作为遴选法官的重要依据。取消了过去“助理审判员”所拥有的裁判权,未来的法官助理是在法官的指导下开展工作,急需建立一套与法官助理工作特点相符的量化考核机制支撑法官助理群体的业绩评定。

    在日常考核中,应以主审法官的考核意见为主要依据,这样可以充分调动法官助理的积极性,理顺法官与法官助理之间的关系。年度考核和晋级考核在充分听取法官意见的基础上,结合可以量化的内容如:庭前结案率、草拟文书数量、书面法律意见数等数据作为参考指标,并加入院中其他部分考核结果对法官助理的工作优劣进行评价,形成单独法官助理序列的考核单元。将考核的结果作为法官助理评优评先和升迁的依据。保持法官助理队伍良性的竞争,形成“优胜劣汰”的环境,从而使得法官助理始终保持着较高的业务素质,也为下一步遴选工作打下准备。

    (三)培育职业荣誉感

    法官助理在法官的指导下开展工作,担任法官的智囊,是“不穿法袍的法官”。初级法官助理更多的是在跟班学习阶段,乐于默默的进行相关的辅助性工作。随着业务素养不断提升,晋级到了中、高级法官助理层次,已经不能满足在后台默默的奉献,更多的希望自身的劳动成果能够“看得见、摸得着”,自身司法活动的过程开始期望独立获取获得职业荣誉。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列席庭审,与书记员并排坐在审判席的前方,随着庭审开始,法官助理在审判长的指示下为双方当事人传递证据和材料,法官助理这个群体正式亮相庭审过程,这也是法官助理作为预备法官的必要过程。2015年9月16日,北京高院知识产权判决书中,首次出现法官助理署名。判决书显示,在审判长和代理审判员的合议庭成员外,在书记员之前还署了法官助理的姓名。这是北京市法院系统在探索法官助理群体凝聚职业荣誉感,体现其自身价值的一次有益尝试。

    具体案件审理过程的每一个角落,都会留下法官助理的身影,在司法改革过程中,应适当明确法官助理获得尊荣感的权利,如:判决书、调解书中署名权,庭审设固定席位等举措,使法官助理对自身这个群体获得更多尊荣感才能够保证法官助理队伍的可持续发展。

    结语

    任何一项改革的道路都是荆棘丛生,司法改革亦是如此。以人员分类制改革为基础,通过完善司法助理的人员配套机制,畅通晋升的渠道,我们有理由相信,法官助理能够承载起历史使命,在司法工作中绽放出属于自己的风采。

文章出处:新华法院党组